搜索

这一天夜里,我不停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磨人啊! 这一天夜里曹雪芹笔下

发表于 2019-09-25 23:48 来源:手机厂商诺基亚

  但是,这一天夜里曹雪芹笔下,这一天夜里贾琏王熙凤夫妇却住在荣国府里,具体位置是在府里中轴线的西北,贾母住的那个院落后面。贾母那个院落最北边,是坐南朝北的抱厦厅,再北边呢,立着一个粉油大影壁,影壁后面是一个小院落,那就是贾琏、王熙凤的住处,里面的具体情况,第六回作者通过刘姥姥的眼光感受,描写得非常精细,我不重复。

康熙很喜欢汉族妇女,,我不停地喜欢小脚女人。这个不是我乱说,,我不停地康熙朝的外国传教士——这些外国传教士有时候很放肆,按说,他们是不能够观看康熙的妃嫔的,但是有一个传教士他回去写回忆录。他说,有一次,他当时不许到现场,但是他把园林的窗帘拉开了,他往外偷看,他看到了康熙和他的妃嫔嬉戏的情景。他就说,在康熙的妃嫔里面,有两种装扮的女人,一种是满装的,满族是大脚;一种就是汉族妇女,小脚。说,康熙故意用青蛙吓唬汉族的妇女,汉族妇女就吓得尖叫着跑,脚又小,跑不动,康熙就哈哈大笑。这个从情爱上讲,是一种虐待狂的表现,是可以理解的;从现代性心理学说,不算太出格,这个玩笑开得不是很大,不必对康熙在这一点上就激烈否定。就是说,他很喜欢一些美丽的汉族妇女。康熙几次南巡,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都带着太子一块儿到南方去。到了南京,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到了江宁以后,不住在别的官员安排的行宫,就住在他的发小曹寅他们家。就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的发小,发小是一句北京话,就是说从小一块长大的小伙伴、小朋友,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是跟曹家的历史有关系了。

  这一天夜里,我不停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磨人啊!

康熙五十四年,磨人继承父亲职位的曹颙病死,磨人死时才二十六岁。在现存的内务府奏折里,引用了康熙对曹颙的评价:“曹颙自幼朕看其成长,此子甚可惜!朕在差使内务府包衣之子内,无一人及得他,查其可以办事,亦能执笔编撰,是有文武才的人,在织造上极细心紧慎,朕甚期望。其祖其父,亦曾诚勤。今其业设迁移,则立致分毁。现李煦在此,着内务府大臣等询问李煦,以曹荃之子内必须能养曹颙之母如生母者,才好。”康熙对曹颙的这个评价,到了雍正、乾隆朝当然还有效。虽然后来曹颙的未亡人马氏还跟着李氏,跟曹頫夫妇在一起生活,但曹頫后来获罪,却也不能去株连她,她和她的儿子,也就是曹颙的儿子,当然应予善待,也就逃脱了被打、被杀、被卖的厄运。这情况反映到小说里,就是不但“钟鸣栊翠寺”,而且“鸡唱稻香村”,当贾府“家亡人散各奔腾”的时候,李纨和贾兰却可以没事儿,别的水都冻成冰了,他们还是水,可以自由流动,最后还能爵禄高登。康熙五十一年七月,这一天夜里曹寅得了疟疾,这一天夜里李煦及时向康熙汇报,康熙立即批复,那朱批现在还在,一口气写了很多话:“你奏得很好,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但疟疾若未转泄痢,还无妨,若转了病,此药用不得。南方庸医每用补济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来的。”(“补剂”的“剂”康熙写错了,但是皇帝是可以写错别字,也可以文句不通顺的,他可以不受规范限制。类似的地方还有,我不都加说明了)下面,康熙还写了满文,是金鸡纳霜的满文译音,然后非常仔细地加以说明:“专治疟疾,用二钱末,酒调服。若轻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住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二服,可以出根。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需要认真,万嘱万嘱万嘱!”但是营寅没有好运气,药送到时,他已经死掉了。要知道这时候康熙跟二立的太子胤礽之间的矛盾白热化,康熙面临许多重大的政治问题,但是他对曹寅这么个江宁织造却关怀备致到了如此程度,可见他们绝不是一般的君臣关系。这年九月,康熙二废太子。,我不停地可儿良儿

  这一天夜里,我不停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磨人啊!

可是没有想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出现了皇权和皇储之间的矛盾,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这个矛盾其实很好解释,从人性就能解释。你想想,一个太子十二岁的时候,他觉得我今后当皇帝,他很高兴;二十二岁,他觉得我已经可以当皇帝了,但是我父亲还很健康,我得好好伺候,我等吧;我三十二岁了,我的父亲还很健康,我哪天当皇帝啊?是不是啊?从人性的角度来说,皇储就开始产生这种心理,于是就接连发生了很多事情。一开头这种事情跟康熙本人无关,比如说皇太子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他的老师都是一些大儒,都是一些饱学之士,年纪当然也很大——教他的时候,就已经是四五十岁了;他长大了,他们都七八十了,很高的年事——他经常辱骂他们,一生气,他就不管他们是多大岁数,不管那些人是多高的学问,辱骂老师。当然不管怎么样,也有人汇报到康熙那儿去,康熙觉得我这儿子怎么回事?辱骂老师。然后就是鞭挞权臣,很大的大臣,在朝廷里面都是掌握很大的权柄,康熙都善待他们,康熙有时候发发火,批评一下,也很少说把裤子脱了,让人打屁股,当众羞辱或者是鞭笞这些大臣,太子做过,他一发落他就这么做,底下人当然是你怎么指挥怎么来,因为你就是今后的皇帝啊!还有什么好说的,对不对?你的命令就得听。康熙就开始不愉快,就觉得胤礽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但是康熙还是隐忍,还是忍了,因为是他自己的儿子。而且他今后确实也当皇帝,当皇帝有点威风也可以理解。可是后来,逐渐地,他对太子的不满就不是出现在这些事情上面了。可是他写到秦可卿,磨人秦可卿的血统远比探春、磨人贾环糟糕,秦可卿的家庭背景远比邢岫烟糟糕,对不对?但是在关于秦可卿的描写里面,何尝有一丝一毫的自卑心理呢?何尝有一丝一毫因为自己的血统和因为自己家庭背景而造成的痛苦呢?是没有的。这就是曹雪芹他给我们所描绘的秦可卿在贾府的实际的生存状态。

  这一天夜里,我不停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磨人啊!

可是我们一看《红楼梦》的描写呢,这一天夜里不对了,这一天夜里不是这么写的。秦可卿是第五回正式出场,她一出场就气象万千。第五回写一个什么故事呢?宁国府梅花盛开,所以尤氏兴致就很高,觉得是一个向亲戚,特别是向老祖宗献媚取宠的一个好机会,就邀请贾母,邀请王夫人、王熙凤她们到宁国府来赏梅花,她们就都来了。贾宝玉照例要凑热闹,贾宝玉跟着来了。贾宝玉虽然一方面他确实是反对仕途经济,具有某种叛逆性,他说,那些个读书,参加科举,谋求官职的人是国贼禄蠹。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贵族公子。他很慵懒,赏完梅花,吃完午饭,他要睡午觉,他不是一般地瞎凑合睡,他要好好地睡一觉。这个时候,书里就有一个很惊人的描写,就是秦可卿去安排他的午睡。

肯定下面有人要跟我讨论,,我不停地说,,我不停地刚才你说,推测贾元春的原型,最早不是送到胤礽那儿去了吗?怎么会现在小说里写成“老爷又到东宫去了”?小说里面的贾元春就得到晋升了,就“才选凤藻宫”了?就“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了?这怎么回事呢?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你查一查,清朝的那些有关档案,就可以发现,这些选秀女的女性,当她们没有机会成为皇帝身边,宠爱的女子的时候,她们的命运完全由有关的,六宫的主管太监,乃至于由内务府来安排,可以多次重新分配。懂我的意思吗?你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吗?你又没有真正成为,皇帝身边宠爱的女子,就多次被进行重新分配,那么在康熙的儿子、孙子当中,身边的女子,被进行重新分配的可能性,最大的是谁呢?当然就是两立两废的太子,以及他的儿子弘皙。明白了吧?在前面的节目中,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我们已经了解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正是因为贾元春向皇帝告密,从而导致了秦可卿的迅速死亡。那么,贾元春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她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进入到宫里边去的?

在秦可卿死后丧事里面,磨人有一些细节能够映证我这样一个判断。比如说,磨人她所用的棺木,用的什么棺木呢?用的是薛蟠家里面存下来的木料,这个木料当时还没有做成棺木,叫做潢海铁网山上出产的一种樯木。这个木料原来是谁定的货呀?是义忠亲王老千岁定的货。义忠亲王这个符码倒还罢了,当然级别就很高了,但是他又是老千岁!什么叫做千岁?万岁之下只有一个千岁,也就是说,在万岁没有了以后,将升格为万岁的那个人才叫千岁,是不是啊?是这样一个人物。但是这个人物,曹雪芹使用的语言非常地精到,他叫做“坏了事”。为什么这个人后来没把这个棺木拿去做棺材呢?这个人后来“坏了事”。“坏了事”这个含义既含混又清晰。含混在哪里呢?就是如果你不懂清朝政治的话,你就会觉得糊里糊涂,是不是死掉了呀?不是。为什么它很准确呢?如果他死了,就说他死了,不就结了吗?但是它又很准确地传递一个信息,他没说这个人死,跟棺木的关系,是他死了就没用,他死了不更该用吗?是不是?他是“坏了事”,他就没有用。在清朝时候,这一天夜里一个女子被选进宫里面去,这一天夜里机遇是很多的,最低档你可以叫做“答应”。就“答应”,你不要觉得这个词很俗、很土,在当时是一个正式的称呼,说这个人是一个“答应”,不得了!“答应”是你已经进了皇宫了,而且已经有机会接近皇帝了,叫“答应”。有的家族那个时候就自己女儿在宫里边是什么?是“答应”,全家高兴得不得了,“答应”

在清乾隆时期的文字狱是非常厉害的。前面写那些繁华生活还可以,,我不停地到后面你要写这个贵族家庭的败落,,我不停地这很危险。你写到狱神庙,这更危险。所以就有人以借来看看这个名义,拿走了就没还,非常大的损失。所以你说《红楼梦》的研究,红学的第三个大分支——脂学多有意思啊!多值得研究啊!是不是啊?应该到里面去逛一逛。在上几讲里边,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我已经给大家讲了,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义忠亲王老千岁的原型,应该就是康熙朝,被两立两废的太子,应该就是这个人,这个人你注意,他虽然被两立又被两废了,但是在康熙朝,这个人并没有死去,这个人是在雍正二年才去世的。而且到了晚年,大家觉得,康熙皇帝的脾气也变得有点反复无常,他既然可以把他废了又立,立了又废,有没有可能就在他还在世的时候,又把他再立起来呢?因为这是他的亲骨肉,他从小把他培养成一个太子,是不是啊?所以像生活当中的一些官僚集团的人,都有这种揣测。那么化为小说里面的贾家以后,你也能理解,是不是?虽然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但是他的那些残余势力仍然存在,像冯紫英什么的都是,小说里面这些人物都是属于义忠亲王老千岁这一派的。所以贾家觉得,可以通过收养、藏匿秦可卿,进行这边的政治投资,一旦如果政局发生变化,义忠亲王老千岁本人,或者他的这个儿子就是弘皙,嫡皇孙,在新的政治局面下成了皇帝,那么贾家就立头功了。你在最困难的时候,在人家最难办的时候,你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新的皇帝肯定要褒奖他。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这一天夜里,我不停地流泪。往事历历,多么折磨人啊! 这一天夜里曹雪芹笔下,手机厂商诺基亚?? sitema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