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是小朋友,憾憾。"我想,还是这样回答好。 还是这样委实还有些愚钝

发表于 2019-09-26 00:14 来源:手机厂商诺基亚

是小朋友,  Bataille, Georges. Erotism: Death and Sensuality (San Francisco:City Light, 1986).

李瓶儿与潘金莲比起来更胜一筹。除了色淫恣意之外,憾憾我想,还是这样委实还有些愚钝。把花子虚气死,憾憾我想,还是这样放着万贯家财不自各享有,与西门庆家小仆从,以便收买人心,早些嫁给他。花子虚这边为着家产关进班房,李瓶儿这里一边与西门庆偷情一边将花家所有财物偷运西门庆家中。真个叫人目呆。西门庆不过比花子虚多些色淫伪善罢,就凭三句两句甜言蜜语,一极坚挺之物。把个李瓶儿弄的神魂颠倒。答好-----李瓶儿与潘金莲的性

  

历史的演进是复杂的过程。一方面,是小朋友,正如我们在前面说过的,是小朋友,肯定“好货”、“好色”是晚明时代具有进步意义的新思潮,但另一方面,在新的社会力量远不够强大、具有正面意义的新道德难以确立的情况下,这种思潮在社会生活中(特别是在西门庆一类人物身上)却常常会以邪恶的形式表现出来。《金瓶梅词话》的思想内涵因此也带有这一历史变异时期的复杂性。为小说作序的“欣欣子”(许多研究者认为这是作者的另一化名),称此书的宗旨是“明人伦,戒淫奔,分淑慝,化善恶”,但这只是一种有意识的和常规性的标榜,小说本身则很少有基于传统道德的说教;作者一方面揭示了物质欲望和情欲的膨胀使人性趋向于贪婪丑恶,同时也如实地反映出追求这些欲望的满足乃是人性中不可抑制的力量。金钱和情欲不是被简单地否定的,而是同时被视为既是邪恶之源,又是快乐与幸福之源。以对于李瓶儿的描写为例,她先嫁给花子虚,彼此间毫无感情,后来又嫁蒋竹山,仍然得不到满足,在这一段生活中,她的性格较多地表现为淫邪乃至残忍;嫁给西门庆后,情欲获得满足,又生了儿子,她就更多地表现出女性的温柔与贤惠来。这明白地显示出:过度纵欲固然不可取,但对自然欲望的抑制,却只会造成更为严重的人性的恶化。虽然,作者很难以一种恰当的态度来处理这种人性的矛盾,而最终只能以虚无和幻灭来结束他的故事,但至少他对人性的看法,已经不再是简单化的了。例如,憾憾我想,还是这样全书的第一处性描写就是写他们俩一见钟情、憾憾我想,还是这样急不可待地做一处,恩情似漆,心意如胶。接着又使出了吃鞋杯、倒浇红蜡烛、夜行船、粉蝶偷香、蜻蜓点水等性技巧。作者说:那妇人枕边风月,比娼妓尤甚,百般奉承。而且西门庆第一次在潘金莲的阴门盖子上施展出他那燃香烧痕的特有手段。林辰,答好《明末清初小说述录》(渖阳:春风文艺,1988)。

  

另处金莲扑蝶。意在你是飞蛾我是火的燃烧。陈经济见金莲扑蝶,是小朋友,自各也帮着扑。意在捕捉把握不住的金连。陈经济说俺今天真个捕到了毽子心的您老人家了。于是两人携手到雪洞里,是小朋友,急得搁着衣服就弄起来。只可惜丢得个官哥儿在外面嚎哭,把大家都引了来,未能得手。另外,憾憾我想,还是这样《金瓶梅》中西门庆新修花园中那个“玩花楼”也似乎隐含王世贞“王元美”(玩即王元,憾憾我想,还是这样花楼含美)的名字;王世贞有“藏经阁”书房,西门庆有类似的“藏春阁”。小说第八十九回描摹永福寺时提到了“藏经阁”。

  

另外在西门庆死後,答好潘金莲和陈敬济、答好王潮、琴童之间的奸情,也都是潘金莲「主动勾搭」的。而这些「一再通奸」、「忝不知耻」的行为,就已经实际地绘出了一典型的淫妇型态了。

另一方面,是小朋友,银条是进献帝王的东西,是那样的雪白、晶莹、美好。西门庆单看李瓶的胳膊就产生了这样的感觉,更何况人呢?况且这个人就要死了。憾憾我想,还是这样这一段描写的是西门庆常去的郑家妓院的摆设。

这一段描写的是西门庆的书房藏春阁,答好有笔砚瓶梅的摆设。这一段文字,是小朋友,是《金瓶梅》中写瓶儿最感人的一段。而作者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小朋友,是居然有魄力把它放在西门庆和两个“六儿”狂淫的描写中间。这样一来,西门庆和两个女人的云雨之情,被瓶儿将死的病痛与无限的深悲变得暗淡无光,令人难以卒读。本来,无论如何颠狂的做爱,都并无“孽”可言——即便是西门庆和王六儿的关系,虽然是通奸,但因为丈夫韩道国的鼎力赞成和王六儿诈财利家的动机而大大减轻了西门庆的罪孽。然而,在这里,因为有瓶儿的微笑、叹息和落泪,我们恍然觉得那赤裸的描写——尤其是绣像本那毫无含蓄与体面可言的题目——仿佛一种地狱变相,一支在情慾的火焰中摇曳的金莲。

这一段文字写的是,憾憾我想,还是这样在西门庆所代表的富商阶层之下的农民所过的生活,可见他们的生活的确很困苦,为了生存下去,甚至有卖儿鬻女的情况发生。这一段引述,答好对潘金莲的性态度,答好其实已经作了一个明显的交代。我们可明显地看出,潘金莲的性态度,基本上看得出是一种「放纵兽性本能,及时行乐」看法;说白一点,就是潘金莲根本不能没有男人,她需要男人但又一点也不爱男人;她和西门庆一样,见异性而起慾念。但不同的地方在於,西门庆还有感情;而潘金莲确是纯粹的肉慾。她对人世间却缺乏爱心,这一点着实令人感到惊讶。可悲的是,当他在慾望海里浮浮沉沉的同时,却不知道,抓住「爱」这块浮木。其实「爱」才是真正救赎的力量。而她却轻易地撇除爱,选择了慾,也因此,她最後死得也最惨。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是小朋友,憾憾。"我想,还是这样回答好。 还是这样委实还有些愚钝,手机厂商诺基亚?? sitemap

回顶部